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风流飘香处处香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215cc.com 加入收藏夹!

第一卷 盗帅夜消魂 月夜暗留香 引子 盗帅自白

    夕阳西下,红霞漫天。秦淮河上一只豪华的大船上,我在躺椅上享受着美人的服侍。欣赏着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美景。秋高气爽,收获的季节,可我的心里却并不平静。

    我在自己的船上休息,我的家也在这里,但武林中却没有几个人知道。除了各门派掌门,只有两男三女知道。两个男的,是我一起长大的兄弟,“老酒鬼”胡铁花,“铁公鸡”姬冰雁。三个女人是:李红秀,宋甜儿,苏蓉蓉。我的两个朋友正在为我,去调查一件连环凶杀案,而我有嫌疑在身,只好躲在家里休息了。而我的三个女人都在家里陪着我。

    我就是江湖中人有褒有贬的楚留香。有人叫我“盗帅”,也有人叫我“小偷”;有人叫我“香帅”,也有人叫我“浪子”。总之无论评价如何,但却没有人任何能具体指出我做过什么违反道义的事情,所以我至今逍遥自在。

    其实并不是我的情操多么高尚,我也贪财,要不用什么支撑我的生活。但我又是盗亦有道,从不做过分的事,只要他们的不义之财而已。我也好色,所以身边有三个美女常伴左右。因为我的记性不好,所以“武林百晓生”李红秀可以随时提醒我。由于我嘴谗,因此“第一名厨”宋甜儿可以时刻照顾我。为了我可以不被别人的毒药所害,苏蓉蓉这位医药行家总是跟着我。

    我虽然风流却不下流,只讲感情不将欲望。所以与我有一夕之缘的女孩子全部都是自愿,但是又有几个人能真正知道我呢?除了这两男三女。但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何况我还有这么多,我的生活丰富多彩。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我手里拿着夜光杯,其中装满从波丝进口而来的葡萄美酒。经过冰镇的美酒,喝起来象品尝美女的唇,香甜可口。此时的甜儿正在给我揉肩按摩,缓解我的疲劳。红秀给我讲述着江湖中最近发生的事情,让我知道当今武林的动态。蓉蓉却正趴在我的怀里,乖得像猫一样。我们每天都会在夕阳黄昏下,一起在船上欣赏美景,喝酒谈心。

    她们每个人都有很大的家庭势力,但却从来没有和我说过,尽管她们已经跟了我三年。我也没有问,我对她们有足够的信任。蓉蓉对医药的了解之精,即使是“不死神医”江满天也有所不及;红秀的情报天下第一,被人称为“武林百晓生”;甜儿厨艺天下无双,甚至有人以能吃到她的菜为荣。而这些与他们的家世是分不开的但她们宁愿跟着我,默默的过着半隐半出的生活,我也只能以她们为荣,更加爱怜她们。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只知道我是一个懒人。尽管我的武功在当今天下找不出五个对手,轻功更是被人认为是天下第一,但谁又知道我这是自小迫于生活,无奈地被逼出来的?而人们总说“香帅”智计无双,但在江湖走,不精于谋算,有怎么能生存?也有人说我“英俊潇洒,处处流香”,这就让我更无奈了。英俊潇洒是因为我想给人们留下好印象,风流之人形象第一嘛。而处处留香却是因为我的鼻子不灵,怕身上有异味,所以在身上戴有香囊。

    呵呵,大家都误会了,才智无双,轻功天下第一的“香帅”楚留香,只是个无奈的人,但是生活却是舒服的。因为我有两个有血性、够义气的兄弟,有三个钟灵毓秀的佳人相伴。

第一卷 盗帅夜消魂 月夜暗留香 上篇〖消魂之夜〗

    “楚大哥,你还在想那些冒你名字作的案吗?蓉蓉柔柔的声音响起来。苏蓉蓉是个典型的江南女子,小巧玲珑,给人柔弱的感觉。但只有我才知道在她柔弱外表下的丰满,还有她那不愿服输的斗志。

    “没有,如此良晨美景,美酒佳人,我们会去想那些煞风景的事情呢?”我的一只手拿着酒杯,另一只手轻抚着她的秀发,嗅着她醉人的体香。

    “那楚大哥想什么呢,这么出神,告诉甜儿好不好?”在我身后的甜儿接道。她是个一广东的女孩子,说这些普通话,还是很困难,她平时总是不时蹦出一句广东话。她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圆脸上总是带着甜甜的笑容,让人油然而生亲近之感。现在她的脸上却是带着调皮的笑,像个小精灵似的。

    我放下手里的酒杯,然后在她粉嫩滑腻的俏脸上捏了一把,笑着说:“当然是想你这个小妖精啦。昨天晚上那么疯,今天居然还敢来惹我,是不是明天不想起床了?”自己心里担心诡变的江湖,但不能让自己的女人为了这些事情担忧。她们选择了我,我就要劲我的能力让她们快乐。

    甜儿一声“楚大哥好坏”,就躲到了红秀身后。但我仍然看到她满脸的红晕,甚至眼神都红艳欲滴。呵呵,小妮子这么快就动情了,真是可爱啊!看看其他两女,也是红霞满脸。唉!现在这么害羞,晚上的时候不是都很勇猛,非要打倒我,难道是黑夜给了你们胆量。

    红秀冷艳的脸上带着红晕,却对我嗔道:“楚大哥,你越来越坏了,又欺负甜儿,怎么能那么说她呢。”说完,她自己的脸却更红了。她是个北方女孩子,拥有傲人的修长身材。丰满的娇躯,修长的美腿,丰乳肥股,前凸后翘,标准的魔鬼身材。而面上的冷艳神色,让人望而生畏,但也让人想去征服。她是几女中艳色最重的。只是对外人冷冰冰,反而没有其他两女受爱戴。

    我看着她那诱人的躯体,被薄如蝉翼的轻纱所包裹。窈窕的身资朦胧可见,一层轻纱掩不住多少,只能平添了几分神秘,让人深陷其中。隐约可见的玉乳上两点殷红,而下身私秘处一片阴影,也给了人无尽的遐想空间。尽管我已经对她的身体了如指掌,但也不禁心中一荡,身体自然有了反应。蓉蓉本就趴在我的怀里,立即发现了我的异常,“啊”了一声,起身跑开。

    红秀和甜儿还没反应过来,我已经一手一个搂个正着。在船上她们一向只是一袭轻纱,好穿好脱嘛,呵呵。两只坏手在她们的身上“肆虐”起来,她们还没有来得及挣扎,就已经瘫软在我的身上,靠我的力量支持着她们。在我的开发下,她们的身体已经非常敏感,只要我稍加挑逗,春情就会爬上她们的心头脸上。

    现在的她们只剩下吁吁的喘息声,看来时机已经到了,抱着她们对身边的蓉蓉坏笑着说:“你也一起来,今天大哥高兴,你们一个也跑不了。”在她的娇嗔声中,我大笑着踏步走进卧房。既然事情不是一时能够解决的,那就放下吧。珍惜时光,及时行乐,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天下间还没有哪个人能奈何得了我。

    夜幕降临,月亮也露出了笑脸,仿佛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发生。这时的秦淮河上,那只豪华的大船,在无人而优美的地方泊着。而且上面不时传来一声娇吟,一会就演变成一串如呜如咽的呻吟,伴随着的是一阵粗声喘息。突然一声“啊”的呼喊,之后一切又归于平静。可是过了一会,呻吟声与喘息声再次响起,只是这次的吟声却是让北方人听不懂的广东话,看来是换了人了。呵呵,世界真奇妙,生活真美好啊!

    红秀和甜儿已经睡着了,她们已经累了。脸上潮红未退,但曼妙的身形已经让被子盖住了。而蓉蓉仍然和我奋战在一起,她是她们中最坚强的,也是床上最动人的一个。不过现在也有些累了,但还是努力配合着我的动作。由于我天赋过人,在床上勇猛无比,需索无度。总是让她们丢盔弃甲,尽管是三个人,也经常不能尽兴。但我对她们的爱怜却是与日俱增,早已超过了肉欲,他们能够快乐,我还有什么遗憾呢!

    最后冲刺几下,我们一起攀上人生极乐。我抱着已经两眼迷离,像泥一样瘫在我身上的蓉蓉,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但是这种感觉没有持续多久,一种警兆袭上心头。这是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这是一种本能,身经百战的经验,预测危险的能力。这种感觉已经救了我很多次,我相信这种感觉,就像野兽那样的警觉。

    在警兆初起的时候,我已经连带着蓉蓉腾空移出三丈,到了船舱门口。蓉蓉知道我的这种本能,让她明白有危险来临。顾不得一身不挂的身体,她悄声叫醒了红秀和甜儿。能来到大河中央,我的船前,一定是个高手,而且肯定是个绝顶高手。刚才我的感觉就像锋芒在背,应该是被人用利器指着后背,利器上的杀气让我升起了警觉。是什么样的人能让我有这样的危机感,屈指可数的那么几个和我无怨无仇,不应该是他们,难道是她来了?

    看样子那人并不想暗算我,红秀和甜儿也已经醒来。可惜了我的眼福,她们因为敌人来犯,都穿上了厚重的衣服。尽管脸上艳色更胜之前,但我却看不到她们的身资,只能凭记忆搜索了。“你们一会不要出去,注意安全,我出去对付她,不论发生什么你们都不能出去,我会没事的。”我严肃地说。

    这个人如果是她,绝对是个劲敌,不能让她们陪我去冒险,尽管她们都有一流身手,但对绝顶高手却只能是送死。她们看我严肃的样子,知道情况紧急,都点了头。虽然她们紧张我,但同样知道不能让我分心,多好的女孩子啊!

    我穿上外衣推门而出,下一刻我就见到了一个我一生中见过最美的女人。一个一身白衣的蒙面女人,白衣似纱非纱,透明度很高,让人能够看到她若隐若现的曼妙侗体。玉乳高耸,香股浑圆,纤腰不盈一握。下身却能让人看到一些光景,但却不能兴起任何情欲。不是她的魅力太差,而是让人觉得太圣洁了。虽然脸上被轻纱所掩盖,但也不影响凌波仙子的形象。更何况她居然踩在一根芦苇上,飘飘地立在水上。手里拿着三尺长的秋水长剑,寒光四射,想来我刚才感受到的利器就是它了吧。

    “姑娘好功夫呀,不知道深夜到访所为何事,不如来寒舍坐坐吧。”我笑着说,她的轻功不低于我。不知道内力如何,如果要是不低于我,今天可要小心了。不过现在这样看来还不足以威胁到我,应该可以对付。

    “不用了,今天就是来取你性命的,如果你不想你的女人受伤害,就跟我走吧。”冷冰冰没有一丝情感。说完话,也不见她动作,身形已然远去,明显是用内力催动的。看来是个高手,但还不够对付我,我应该可以全身而退。她并不是我认为的那个人,让我放心不少,但却也不知道她是谁。

    看她已经远去,就对三女说:“我去去就回,你们好好在家等我,注意安全,我还要和你们亲热呢。”在得到她们的娇嗔后,我大笑着展动身形,轻点水面,一掠五丈。然后提气轻身,在空中转折,再向前纵三丈。在旧力已竭,新力未生的时候,足下再次点在水面,呼废气吸新气,身体再次飘起。如此起伏几次,讯如弹丸,轻如飘絮,已经追上前面美女。一脚踏在她留出的半截芦苇。再次提气轻身站在上面,鼓动内力,和她一起向岸边划去。

    我刚刚的几下,在一般武林人眼里就是惊世绝艺。可在那美女眼里却没有半点惊讶,但却仿佛有丝嘲弄。难道她眼光高到能看出我隐藏实力,还是她觉得我用的功夫很平常,看来今晚的事情不简单呐!

第一卷 盗帅夜消魂 月夜暗留香 下篇 〖惊魂之战〗

    我和那白衣女子一起离开“芦苇船”等上河岸,她也不搭话,当先驰去。我看她施展轻功,也只好跟着去了。不明白她要去什么地方,难道还埋伏了帮手?想到这里不禁哑然失笑“除了你这样的高手能对我构成点威胁,其他人基本不足畏惧。而像你这样的,又与我为敌的这世间又能有几个,难道这么巧被你找来吗?”心里也没在意,看看你有什么阴谋诡计。

    尽管她的速度快逾奔马,但是神情却非常悠然。还是那副凌波仙子的样子,简直是脚不沾尘,虚空浮行。而她在每次换气时,一双玉足轻点地面,只留下浅浅一点痕迹。被微风轻轻一吹,就会消失不见。她的轻功可算是顶级的,至少可以踏雪无痕。而看起来她还有所保留,但这样的功夫也足以傲视江湖了。

    我如影随形的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浑圆的香股因为奔跑而一颤一颤,而刀削的双肩却不见动作。看来是她的肥股太丰满,显得沉甸甸了。我本就是风流之人,对着如此美女,岂能不用心去欣赏。但仅只是欣赏,不属于我的女人,我是不会觊觎的。这个女人不仅不会成为我的女人,而且还要取我的性命,我还没有糊涂到不知轻重。不过这段旅程也是很香艳的嘛。有美女相伴,前途凶险又能奈我何?

    在我欣赏她的时候,不知道她是否有所察觉,忽然加快速度。刚才一掠四丈,现在变成了一掠六丈。不过我估计可能是她的极限了,因为她的动作已经不像刚才那么挥洒自如了。我仍如刚才那般贴在她的身后,不即不离的跟着她。由于速度加快,风中带有她身上似兰非兰的体香,让我嗅了个满鼻腔,我都不觉心神为之一荡。还好我常在花丛走,要不真的被她迷倒了,诱人的女人!

    我们一前一后向前急驰。幸好现在是晚上,大道上没有什么人,要不非要以为见鬼了。我们的速度几乎肉眼难及,在地面稍点即走。连大道上的尘土都不曾扬起,人就已经消失在远方。一般人只会以为眼花,甚至只觉得一阵急风吹过,没有任何察觉。当然如果有一定内功的人,或许能看到两条淡淡的影子,估计那时会被惊呆的。呵呵,这样的轻功确实有些骇人听闻了。

    在奔驰了一会后,她好象有些累了,略带气喘,但是速度并没有减慢。如果不是我与她进在咫尺,也不能发现她的气喘,果然用到了极限。这时我们面前出现了一座山,然后一起攀登上去。跑了快一个时辰,怎么也出来百十里地了,怎么还要等山,看风景吗?

    心里诧异,但是既来之则安之,是我一贯的作风。转眼间,我们已经来到山颠,这座山并不高,也就千米左右。但是山风很急,吹得衣襟飘起,猎猎作响。她忽然招呼不打、头也不回,凭着感觉一剑袭来。心里暗笑,伸出食指轻点剑锋。身随气走,纵起三丈后翻,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卸去冲力落在地上。动作一气呵成,毫无半分勉强之意。

    她如此奔跑速度下,还能夹剑气刺来,肯定有特殊的运气之法。要不真气逆行,结果就是走火入魔。但为什么要偷袭我呢,明显的是无用功嘛。而看她到一剑未果,转身就走,毫不停留的样子,应该之前就是准备撤走了。她不会是摆摆样子吧,难道是在试探我的功夫。不可能的,那是为了让我轻敌,我也不是那样的人呀,那是为什么呢?

    事情已经不用我费心了,因为答案已经出来了。就在她抽身退走,我没有动身的一刹那,从四周忽然飞出七柄长剑,直指向我全身七处要害。如果不是我有超人的灵敏感觉,在山风凛冽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发觉。七柄长剑的剑风已经刺到我的肌肤,还没有剑加身时,身体自然生出反应。我的身子犹如在水中的鱼儿,轻轻一扭,卸七这些剑山的力道,并且奇迹般的脱出剑网。

    我的脚在每个人的剑尖上轻点了一下,然后潇洒离去,追向白衣女子。前后不过几秒,到白衣女子已经消失在夜色里,让我一下子难以找到。刚才我的轻点让那七柄剑的主人如遭电噬,宝剑脱手,身子一僵。尽管是顿住一刹那,但已经足以让我突破了几人的狙击。不过他们的任务就是阻挡我片刻而已,既然任务完成,他们就可以离开了。所以在我消失以后,他们也跟着消失了。这座山颠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只剩下飒飒的山风。

    看到这白衣女子果然有帮手,不禁担心起家里的女孩子。开始认为那白衣女子那么圣洁,没想到她会用卑鄙手段。但是现在既然为了拖延我片刻,就出动七名剑术高手。那情况就不同了,也许他们的目的不是我,她们根本就没有人能奈何我。让我最担心的是白衣女子将我引走,转而对付我的女人。用她们的性命威胁我,那我就只能束手待毙。今天真上教训,不能轻易相信女人。而且以后不能太纵欲,情欲蒙避我的双眼也是原因之一。

    心里担心,脚步自然加快。不知道了几座山,跳了几条涧,前面忽然出现了一道山梁。这种山梁并不常见,今天不知道这是哪里,居然有这样的山梁,可能还是座名山呢。山梁并不是我注意的东西,我注意的是上面的人。两个人,一人站在前面,双目合十。后面一人盘膝坐在地上,膝头放着一把琴,一把“焦尾”。这样的形象只有一个可能,我忽然想到了一个传说。

    江湖中有这样两个怪人,江湖中人闻名色变。“琴剑双绝,亦正亦邪”。琴先生耳聋,剑先生失明。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姓名,只知道二人武功高绝。琴先生音律无双,用音乐指挥,剑先生剑术高超,出手制敌。二人成名二十余载,未尝一次败绩。

    今天二人出现在这里,看来是专门为了等我。是什么人能让他们二人出手襄助呢,这个人的势力好大呀。但随即我就想到另一个问题,是谁出卖了我。既知道我的住所,又知道我的行动习惯。我信任我的朋友女人,所以这个问题成了疑团,盘踞在我的心头。可眼前却要先解决危机,对付他们不容商量。

    在我收脚站到剑先生身前五丈许的手,琴先生的琴“铮钟”一声响了起来,而剑先生也不搭话,立即出手。看来他们的任务是见到对手就动手,呵呵,她们还真急呢,话都不多说。看剑先生一掠五丈,一下出现在眼前。而他的剑也似慢实急的刺到了眼前,剑气都被我的脸上肌肤感应到了。我当机立断,凌空跃起,一掌拍向他的剑柄,我不想伤人。他的剑很短,一尺三寸长,估计剑法确实很高。武器是短一分就多一分凶险,剑要短到他这种程度,就可以看出他的剑术造诣很高了。

    我的轻功高,他的剑术好,在这一条山梁上,战在了一起。而琴先生的琴声不断,帮助剑先生。我一直飘在空中,靠着相交的力道,换气飘升。他虽然剑气纵横,出手如电,但遇到身如飘絮的我,也是无可奈何。而我尽管可以将他击倒,但要同时打败“琴剑双绝”,也是力有未逮。只能等他们同时出手,一举将他们击败,可是我却没有必胜的把握。

    时机终于被我等到了,我又一次腾空而起,耳边传来“嗤嗤”之声,而琴声忽断。琴先生终于出手了,而出手就是几十种不同的暗器,在夜色里还泛着蓝光。原来他是暗器高手啊,有些惊讶的身子在空中一旋转,“叮叮”之声不绝于耳。我抽出了自己的宝剑“凝霜”,一只七寸短剑,一直藏在我的袖中。在空中转折的瞬间,把握暗器的轨道和速度,迅速出手。按先后顺序,一一将其击落尘埃,发出了悦耳动听的声音。

    在我击落暗器,准备全力出手击败二人的时候,二却同时后退,转瞬消失在山崖之后。即使我心定超人,也不禁愣住了,今天晚上的事情确实很怪异。他们明明未露败迹,难道又是为了阻挡我?我有些迷惑了。这时一道迷人的笑声传来“香帅糊涂了吗?咯咯,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想看看香帅的深浅而已。”随着笑声,山崖后面转出一个绝代风华的盖世妖姬。一袭轻纱掩体,美妙之处纤毫毕现,让人看了血脉贲张。艳丽的脸上妩媚动人,笑起来好象眼睛会说话。即使穿着暴露,引发人类本能的欲望,但并不是那种肉色的俗艳。而是像“花中君子”牡丹那样,艳压群芳。

    看到她之后,今晚的事情我也算明白了。瞳孔收缩,肌肉紧绷,真气调匀,一字一顿的说:“玉、观、音?”“嘻嘻,相帅居然知道贱妾的名号,真是荣幸呢。那你在江湖中所做的事情,都是针对我的喽,今天怎么也要结算一下了吧。”眼中寒光一闪而逝,她仍然笑着对我说。

    我的心一沉,果然是她。玉观音在二十年前去东嬴习武,五年前回到中原,成为点苍派掌门人的夫人。之后暗中培植势力,现在已经是江湖中最有权势的女人。两年前她的丈夫去世,她更想掌控整个武林。而我就是她最大的绊脚石,看来刚才只是为了试探和消耗我的精力。好深的机心,还怕不能直接消灭我。

    她成名这么多年,却没想到仍然有现在的艳色。刚才那个白衣女子的特殊运气之法,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忍术了,只不知她是谁,功夫比之玉观音又如何。江湖传言玉观音的武功已经天下第一,也有人传言她的武功不是最高,但也该和我差不多了。但是却没有人确定,因为凡是与她交过手的人,都已经不存在了。不管怎么样,我也知道遇到了强敌,只不知我的命运会怎么样呢?

    ……………………………………

    随着人影向下坠去,我“腾”的坐起身来。看了看闹钟才六点多,我定的是7点,时间还早。但是也该去上学了,先起床吧。

    自从上次不小心从楼上摔下去,碰到头之后,我就经常做这样的梦。梦里有好多美丽的女孩子,但是我却看不清楚,只能见到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应该就是我了,不过也同样模糊,能看到轮廓。但接着我就什么都看不清楚了,很多人打在一起,像电影那样。最后在一条人影直坠万丈深渊中,我也随之惊醒。

    我很奇怪这样的梦,有女孩子的那个绝对不是春梦,非常真实。后面那个虽然模糊看不清楚每个人的样子,但是打斗场面非常清晰。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关于我做梦的内容。可能是我小说或者电影看多了吧,万一被人骂神经病就没面子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起床,一会早自习还要点名,我要抓紧时间了。

第一卷 盗帅夜消魂 月夜暗留香 第一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闻逸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上的也是BJ市最普通的高中之一。要不是人长得还算英俊,简直就是扔在人堆里就找不到了。而在高中这种特殊的环境里,成绩就是一切。他那样的成绩根本就是浮不出水面,所以他一直默默无闻,一天天的混日子。

    但是从那一天开始,他的生活就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天他去阳台浇花,父母很忙不在家,所以这些事情都是他来做。一个同学却在这时来找他,叫他下去玩,他一不小心居然从楼上直接摔了下去。闻逸家在四楼,所以当时的感觉就是死定了。但是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却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可他自己却不认为自己有问题,身上没有半点疼痛,而只是有些涨痛。

    不久之后闻逸出院回家,发现自己居然长高了四厘米。从原来的1米75变成了现在的1米79,这让他大喜过望。以前总是觉得自己在高个和矮个的边缘,现在问题解决了,居然在一次意外中自己长高了。呵呵,真是因祸得福,他居然遇到了。其实他的身体还有别的变化,只是身在兴奋中的闻逸,没有发现这些现象。

    他收拾好东西,准备去上学了。今天是他从医院回来之后,第一天去上课。休息了两个星期,闷都闷死了。本来要是按着闻逸的意思,上星期就去上课了。可是他的父母担心他没有完全康复,怎么说也是从四层摔下去的呀。说是要让他再观察一下,这可把他郁闷死了。昨天跟班主任张老师打了招呼,今天可不能晚了。

    走在路上一直在想晚上的梦,这几天一直在做这样的梦,让他都怀疑自己脑子有问题了。正是因为那次事物,他才出现这样的状况,而且他的头脑里总是不时出现一些他也不明白的东西。尽管这样,但他的头脑却非常的清醒,甚至比以前的思维还要缜密,反应还要迅速。以前有很多不明白想不通的问题,现在都不值一提了。

    “铃铃”一声车铃响起,闻逸回头看见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子。“你怎么走着上学呀,从这要走20多分钟才能到学校呢!”她笑着说,声音也像银铃一样好听。因为闻逸一向对女孩子,特别是漂亮的女孩子不感冒。所以根本不知道这个女孩子叫什么,只是觉得有些面熟,应该是自己的同学。

    她看闻逸有些发愣,就笑得更欢了“喂,闻逸,我问你话呢?”“哦,我习惯走路上学。”闻逸回答,觉得没什么话可说,尽管她可以说是个美人坯子。女孩子只是个中学生,但是发育完好,胸前蓓蕾已经圆挺。而且身材健美,即使坐在车上,也能感觉到两条玉腿的修长。

    那女孩见闻逸回答的很简洁,也就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仍然微笑着说:“我带你去学校吧,好不好?你坐我的车。”

    闻逸这次是真的说不出话了,女孩子骑的是小型公主车,他要坐上去的话,势必要和她挤在一起。“这不太好,我自己走过去吧,反正都已经习惯了。”说完扫了扫她和她的“小车”,意思是地方太小,不太好意思坐。

    女孩子显然是冰雪聪明,闻逸的一个眼神她已经明白了。脸红了,但还是嘴硬地说:“那有什么不好的,都是同学嘛。应该相互帮助的。你不会不敢吧,怕人家说你的闲话?”还捉狭地看了闻逸两眼。

    闻逸虽然对美女不感冒,但他却是有些大男子主义,就是受不了这样的话。脸也有些红了,本来就不是爱说话的人,更是有些说不出话。努力稳住气,沉声说:“没什么怕的,谢谢你啦。”看到女孩子得意的笑容,觉得更没面子了。人家一个女孩子都不怕,你个大男人怕她干什么。

    “那我就占你便宜了,别说我没提醒你呀。”闻逸玩笑的口气一语双关。可以理解成坐车占便宜,也可以理解成紧挨着你占便宜。本来闻逸就不是木讷之人,只是没什么和女孩子打交道的经验。既然现在决定坐她的车子,整个人也轻松了。放下了顾虑,自然的与女孩开起玩笑。往往事情都是开头难,既然已经开始,那就可以放开来了。

    那女孩好象没听出什么意思,对闻逸说:“那就来吧,大家都是同学,什么便宜不便宜的。就是让你占了点,又能怎么样,快点来吧。”闻逸心里暗笑:“真是个豪爽的女孩子呀,如果我占了你的大便宜,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还快点来,不是让我误会吗?呵呵,可不能让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当下不多说,顺势就坐到了女孩子的车上。

    可是上车之后又犯难了。由于车子小,勉强能坐两个人。而闻逸身材相对高中生,算是高大的了。这样坐车,他的手就没地方放了。难道要他去搂人家女孩子的腰吗?想想都要被人叫做色狼了,他还是做不来的。因此他现在只能在那很尴尬地伸着手,靠身子来保持平衡,显得非常吃力。

    “呵呵,你干什么。像个僵尸一样的,把着我不就得了。”女孩发现他的窘态,笑着对他说。接着也发现除了自己的腰,车上男孩的手根本没有地方可以放。心说“冤家”。

    从刚才看到他,就觉得非常亲切,不知道为什么就想用车带他。以前没怎么注意过他的,自己怎么也是班级的班花,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找过自己,所以对他几乎没有什么印象。要不是长得还可以,经常被同学说,也许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今天这样就算自己昏了头吧,也只好让他扶了,看他好象很累啊。

    想到这里,女孩对闻逸说:“那你就扶着我的腰吧,别乱想,我只是怕摔了你。”闻逸还没有说话,女孩子的脸先红了。闻逸正在努力保持平衡,也没想她的话是什么意思。只知道对方让自己去扶着她的腰,那就扶着吧,这样挺累人的,但却忘了人家可是个女孩子。他“哦”了一声,把手放到了女孩子的腰上。

    现在正是天气热的时节,女孩子穿的是夏装,非常单薄。而且她的身材健美,腰部没有半点赘肉,结果滑不留手。闻逸本来就是很随便的把手放在上面,结果一下子滑了下去。两手正好捂到女孩子平坦的小腹上,甚至指尖都碰到了她的两腿之间。感受到闻逸手上的热量,女孩身子一软就要瘫倒。她可是在骑车啊,怎么能这样就倒下去?所以闻逸还在吃惊自己摸到不该摸的地方同时,双手向上一托,帮助女孩子稳住身子。

    入手的是一对浑圆的软肉,不经意间用手指轻轻按着。恩,手感不错,弹性十足。在他醒觉是女孩子的玉兔时,女孩子已经轻叫“啊”的一声,停住了车子。闻逸赶紧拉开手跳下了车,那女孩已经是满面通红。幸好这条路上行人不多,要不两人真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即使这样两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在那尴尬的站着。

    半晌之后,闻逸鼓起勇气说:“那、那个你赶紧走吧,要上课了,我先去买点东西。”然后转身就跑,一下子消失在前面拐角。满面通红的女孩看着他消失的方向发起了呆,拍拍自己的俏脸问自己:“我今天这是怎么了,他摸我那里,我应该赏他耳光的。但是刚才却有触电的感觉,怎么会这样,我不会喜欢这个木头吧。”摇摇头走向学校。

第一卷 盗帅夜消魂 月夜暗留香 第二章 第一次“艳遇”(上)

    闻逸转过拐弯长出了一口气,出了一身冷汗。好危险,差点就被别人骂是色狼,赏嘴巴了。从来没有和女孩子这么亲密的接触过,居然把人家几处私秘的地方都摸了,真是有些唐突了。惊讶于自己的行为,迷惑于对方的反应。但是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晕死了,刚才都没有问人家女孩子叫什么。这样的事也只有他能做得出来,高中以来就变得对女孩子不敏感,初中的时候很受女孩子欢迎的呀!

    他正想该回学校了,却看见旁边一条深巷的情况。头脑中灵光一现,“打劫,绑架”。因为他看到两个大男人架着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还似乎有些挣扎。本来以他以前的性格,这种事是不敢去管的。可是今天受了点刺激,还有他身体上发生的一些变化,他决定管这件“闲事”。他要救那个女人,让这些贼人得到惩罚。

    他从旁边地上拿起一块废砖,背着手走进了那条巷子。这里是条死胡同,本来就人少的大街,这里就更没有什么人了。“大哥,这小娘们够劲呀,待会你肯定爽翻了。”一个淫猥的声音说。“那当然了,我的老二都着急了,这药反应怎么就那么慢呀!”另一个更加淫亵的声音说。“看起来他们是流氓,那我就更要管这事了。”闻逸听到这里,心里更加决定管到底。

    “两位大哥,在这里干什么呀?小弟也来凑凑热闹啊。”闻逸仍然背着手走过去说。两个流氓都是30多岁的中年人,看了看闻逸。其中小个子的那人骂他说:“滚蛋,没看见大爷办事呢。没准一会爽够了给你分杯羹,要是你不知好歹,大哥先废了你。”接着两个人更加淫亵的笑起来,完全没把闻逸中学生放在眼里。

    其实也不怪他们,尽管闻逸现在身高将近1米80,也算强壮。但脸上的神情,身上的穿着,分明是个孩子,还在上中学那种孩子。他们这种在外面混的人怎么能把他放在眼里,能说分他杯羹,应该算是心情好了。如果放在平时,估计已经拳脚相加了,对一个小孩还客气什么。

    那个女人被两人挡在身后,但是闻逸却听到那女人急促的喘息声,可能是他们所说的药力发作了吧。那个说话的男人对另一个说:“大哥,差不多该上了,我去把那个小子赶走。”说着走向闻逸,而另一个“大哥”走向那女人。看来是要用强了,不想让闻逸在边上妨碍他们“办事”,要把他赶走。

    “大哥,你们别这么不客气呀,有什么话好好说嘛。”闻逸假装畏惧的退缩着说,手里的砖头已经被握紧了。心里不免紧张起来,从来只是在电影里见过,但要真的打起来,还是有些心虚的。眼看对方笑得更得意,而另一个已经去解那女人的上衣,时间已经来不及了。要快点动手解决眼前这个人,要不那个女人就被另外那个糟蹋了。

    在面前男人离自己还有几步远的时候,闻逸大吼一声扑了过去。完全一副打烂架的姿势,男人露出不屑的表情,轻轻向旁边一闪就躲开了闻逸。可是闻逸握砖的右手一下就拍在了那男人的头上,男人两眼一翻就委顿在地上,头上的血也流下来了。由于轻敌,居然被闻逸一下打昏在地。

    闻逸也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一下就消灭了一个对手,内心有些兴奋,也有些后怕。但时间不等人,就这么一会,那女人的外衣已经被脱下来了。再接着就是下身了,那样刚才的努力就白费了。他再次大吼一声,拿着带血的砖头,向那个大个子的“大哥”扑过去。

    中年人满脸情欲待发,就差脱掉女人下身衣服了。这时自己的兄弟被人打昏了,而且那个“孩子”还扬着凶器扑向了自己。心里不禁火大,说声“扫兴”,上去一脚踹在那男孩的手腕上。怎么说也是练过的,连个一“孩子”都摆不平,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

    闻逸的砖头脱手飞出,而且手腕疼痛欲裂,看来这个男人不好对付。而那个女人已经瘫倒在地上,急促的呼吸声更重了。估计再过一会也许会呻吟出声,不过能忍这么久也已经很了不起了。“人渣”闻逸暗骂一声,窜起身子再次扑向那中年人。可是他这样没有什么杀伤力的烂架招式,让那男人一拳击碎。自己的脸上也出了血,但却仍然再次扑上。绝对不能让一个女人的清白断送,这就是闻逸的想法。

    在被打倒三次后,那中年男人已经没什么兴趣在和他纠缠了。只想去脱掉那女人的衣服,先好好爽上一把。所以这次一拳用上了全力,打向面前的男孩的脑袋,打算一下让他“睡着”。拳风虎虎,打在头上真的会造成脑震荡,就不要说打昏了。可是就在他的拳头贴近男孩的脸上时,男孩眼里忽然闪过一道慑人的光芒。接着就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闻逸在那中年人力道十足一拳打来的时候,忽然想起曾在梦里见过一个动作,完全可以破解。于是眼睛一亮,对方速度仿佛减慢了,动作也迟缓了。慢慢的拳头打到脸前一寸的地方,神左手抓住对方手腕,一压一扣。然后左脚在他两腿之间左腿弯处,向外一踹。同时右手挥起那人的身子,就是一个过肩摔,将那人狠狠的惯到地上。“咔、咔,啪”三声相继响起。中年人左腕脱臼,左腿骨折,同时摔到地上晕了过去。

    尽管惊讶于自己出手狠辣快捷,而且力道沉猛,但也顾不得了。现在要紧的是带那女人离开,再报警来收拾残局。擦净脸上的血和汗,拖着沉重的身体走向那个女人。活这么大头一次这样和别人动手,一般都很少和别人吵架的闻逸,今天真是又惊又怕又累。但他并没有忘了自己的目的,还是要救人的。

    他扶起那女人,觉得有些眼熟,却是想不起什么时候见过。不过确定应该说她是个美人,扶着她能感觉到丰满的身躯。而且没穿上身外衣,双峰高耸入云,直插天际。让闻逸脸红心跳,头晕目眩,竟然不禁想起刚才那女孩初具规模的玉乳。此时这个女人身体已经有些颤抖,杏眼含春,桃腮晕红。樱口中还吐出浓重诱人的香气,而且全部都喷在闻逸脸上。

    闻逸面前压着被引诱的情欲,十几年来未有的感觉冲击着自己。但他却超出年龄的冷静思考着“她这个样子我怎么办,看来今天学校是去不了。先把她送回家吧,不能让她自己回去。那两个人说的药,应该是催情用的,一对垃圾。”想到这里,用自己的外衣包住女人丰满的娇躯。然后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女人的身份证。知道她叫张可莹,在第一医院做护士,住在*小区*号。

    他终于想起在哪见过她了,自己生病住院的时候见过,只是没见几次所以印象不深而已。先把她送回家吧,让她的家人把她弄醒。还得快点,她的颤抖更剧烈,喘息更急了。而且自己看,能发现她跨间衣服都出现了水迹,分明是春情勃发了。

    闻逸努力转开眼神,压制自己下身的念头。半抱半扶的拥着女人,出深巷打个车,飞快向女人的家驰去。(未完待续)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215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