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3ee.com 加入收藏夹!

字数:114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五章

  这是第一次,宋莫言会觉得,一个破旧的土炕也能让他觉得温暖。宋莫言这一次没有拒绝阿红的温柔,在阿红的服侍下洗了个热水澡后,舒服地躺在炕上。
  阿红并没有认出乔装易容后的宋莫言,只把他当成了一个普通的嫖客。此时浑身赤裸的阿红,正低头亲吻着他的身体,一条舌头灵巧又毫无感情地在他的乳头上画着圈。宋莫言轻轻抚摸着阿红的头部,低头看着这个女孩。既然此时他是另外一个人的身份,那么就让自己放肆一下吧。

  说实话,阿红的身材比不上苏希娇的万分之一,瘦削的身体让她的胸部不那么高耸,而臀部也显得有些干瘪。然而此时,宋莫言却觉得,心中隐藏很久的那种禁忌的快感,竟然在阿红的动作下满满释放。

  宋莫言需要发泄,需要肆无忌惮的发泄自己的欲火。所以他伸手在阿红的肩膀上轻轻按了一按。身下的阿红明白男人要什么,把头沉下去,一只手扶着他已经涨大的下体,轻轻用舌头在上面舔了起来。

  这是阿红第二次为他品箫了,和上一次的尴尬相比,此时的宋莫言放松的闭上了眼,享受着少女的口舌之劳。包裹着他下体的红唇,不断地吮吸着,阿红也开始手口并用,快速套弄起来。一边动作,一边轻轻地抚摸着下体那两颗发热的肉丸。

  然而此时,盘旋在宋莫言的脑中的,确实另外一个女人的脸。那是宁氏,她正在用她那一双充满了风情的眼睛看着自己,而嘴角,竟然发出了一丝嘲讽般的微笑。好像是在嘲笑自己,得不到美人的身体,只能找这种不值钱的小妓女来发泄。

  宋莫言的心中,突然泛起浓浓的恨意。他一把抓过正在努力服侍他的阿红,将她按在了床上,分开了阿红的双腿,扶着坚挺的阳具一下刺入了女人的身体。
  他需要发泄,发泄最近心中的不快,虽然他强硬而除暴的动作让阿红的心中一下充满了恐惧,但她毕竟是接待过很多男人的妓女。对这样的状态的男人,阿红也不陌生,顺从的双腿缠在宋莫言的腰上,顺从着男人的动作。

  宋莫言此时一反床第上的常态,疯狂地扭动着下体。以前和苏希娇的温存,他都是充满了怜惜,但此时他就像是一只发情的野兽一样,眼中充满了嗜血的红色。

  「爷,慢点,痛。」阿红终于忍受不了宋莫言的粗暴了,发出了尖叫般的喊声,两行热泪从脸颊上滑落下来。宋莫言终于被少女的这一声呐喊叫回了魂魄一样,低着头看着梨花带雨的阿红,情绪满满软化下来,心中充满一阵酸楚和怜惜。
  宋莫言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将下体从阿红的体内抽出,一头倒在了一旁的炕上。

  阿红侧身坐在男人的身边,眼中默默流着泪水,看着宋莫言眼中的表情,突然抹了抹脸上的泪痕,扶着宋莫言的阳具,直起身子骑在男人的身上,慢慢坐了上去。

  坐在宋莫言身上的阿红,此时的动作很温柔,宋莫言默默看着女人的动作,心中充满了歉意。阿红似乎读懂了了男人的眼神,微微一笑,轻轻扶着他坐了起来,将头温柔地放在宋莫言的肩膀上,一边缓慢扭动着腰肢,一边轻声说道:「阿红知道爷心里苦,但任何事情都会过去的,就像是这北地的太阳,虽然寒冷,但依然可以穿破阴沉的云彩,给人一些温暖。」

  这几句话从阿红的嘴里说出来,突然让宋莫言的心中一酸,竟然产生了一阵想哭的冲动,他怜惜地抱住了阿红,双手不停地在她光滑的背脊上来回抚摸着。
  温柔的交合,缓慢的抚摸,让两人的体温不断上升。刚才阿红干涩的下体,此时也在碾磨下满满分泌出了光滑的蜜汁,让两人的交合处,发出了噗呲噗呲的声音。

  阿红动了很久,终于觉得双腿有些酸麻,无力地坐在宋莫言的身上。宋莫言扶着阿红的腰肢推了推,少女立即会意地从他身上下来,背对着宋莫言,趴在了床头,让宋莫言扶着自己的下体再次挺入了她的身体。

  重新掌握了主动的宋莫言,此时的动作变得不那么粗鲁,连续的挺动,让身下的女人娇喘连连。宋莫言突然觉得心中充满了成就感,就像是雄性动物宣布自己的占有权异样,他突然扶着阿红的双腰,支起一条腿,开始飞速的扭动着。
  这一次,阿红不再觉得疼痛,反而被宋莫言的动作弄得浪味十足。虽然身下的女人身材不如自己的妻子,但这风骚的样子可是苏希娇从来不曾有过的。宋莫言的动作越来越快,直到突然下体传来了一阵如电的快感。

  阿红立即知道,男人要泄身了,也没有拒绝,而是几乎瘫软地趴在床上,将下体用一个更好的角度对准了宋莫言,然后双腿用力夹着男人的阳具。

  宋莫言被女人的动作弄的微微一愣,但立即明白了过来。在这之前,他和苏希娇在欢好的终点,自己都要把下体抽出来。但是这样做,未眠让自己觉得并不是真正的尽兴。而眼前阿红的举动,显然是要自己直接在她体内泄精,于是立即更加兴奋的扭动着下体。

  终于,在下体一阵剧烈的肿胀后,滚烫的阳精从体内流出,直接注入了少女的身体。这是他第一次在女人的体内泄出阳精,只觉得就好像是有一个厚厚的膜一样将每一次的注射都挡了回来,肉棒的顶端,清晰地感受着自己阳精的温度。
  夜已静深沉,宋莫言看着身边熟睡的阿红。此时她就像是婴儿一样一动不动的酣睡着。刚才的第三次交合,几乎让这个少女虚脱,也让自己体内积累已久的欲火完全发泄出来。宋莫言看了看炕上那一片片因为来不及更换床单而留下的精斑和体液,突然心中叹了一口气。

  难以入睡,宋莫言披上了一件衣服,在阿红那有些家徒四壁的房间中晃荡着。一切事物都没有变化,从桌椅到板凳,还有就是厅房里那一尊背对着人的观音雕像。

  宋莫言看着那个雕像,突然觉得颇有兴趣。借着微弱的烛光看了看,这个观音像竟然是用生铁铸成的。宋莫言好奇地推了推观音像,入手并不太沉重,看来这个观音像是中空的。

  然而就在他悄悄拿起观音像的一瞬间,一个米黄色的圆球,突然从观音像的里面滚了出来…

  两日之后的中午,雷斌一行人终于来到了西灵山中,这西灵山果然是充满了灵气,山上树木丛生,飞禽走兽也是络绎不绝。此时苏希娇一身黄色的辽人服色打扮,正和众人一起围坐在树林中的一块空地上吃着午餐。

  此时她突然觉得很快乐,看着坐在对面正在拿着一块牛肉啃着的雷斌,心中生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幸福感。而正在这时,雷斌正好也抬起头看了她一眼,苏希娇立马把目光转开,假装看着雷斌的身后。

  在雷斌背后,她们的马匹被拴在了一起,中间的一皮毛色雪白,身型矫健的母马,是昨日雷斌送她的礼物。这匹白马,在一众马皮中最为出色,自然也是成了其他公马亲近的对象。比如现在,一匹栗色的公马就来到白马身后,低着头,用鼻子去嗅白马的下体。

  一旁的孙玉蓉也正好看到了这一幕,立即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朝那匹栗色的马扔了过去。见受惊后的栗色马匹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的样子,孙玉蓉反而笑了,对尉迟义进说:「尉迟,管好你自己的马,这么不老实。」

  尉迟义进也笑了笑,北境人天生民风开放,所以嘴上也不讲素质到:「且,你的马不也不老实么,昨天来勾引我的栗毛,还得我的马今天走路的步伐不稳。」
  「呸,狗嘴吐不出象牙,明明是你的马自己不行,还来怪我的马。」孙玉蓉也还嘴到。

  「哎,你的那匹马,就像是你们女人一样,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就让我的栗毛来幸苦。你们女人,往床上一躺,就只管自己舒服。而男人就苦了,累死了活半天,只有等到射的那两下才有快感。」

  这边的雷斌,知道两人的性格,见他们聊的越来越放肆,便插嘴道:「好了,平时我们开玩笑的话说说就算了,今天苏夫人还在这里,你们守点礼节。」说完,又笑着对苏希娇说道:「苏夫人,我们山庄这帮人一向是民风开放惯了,你不要理会她们。」

  苏希娇却没有责备,看着雷斌微微一笑,嘴角动了动,轻声若有若无的冲着雷斌说了一句话。

  但她说话的声音实在是太小了,雷斌没有听清,于是对她做了一个没听清的表情。但这边的苏希娇却并没有重复刚才的话,只是依然微笑着摇了摇头。
  雷斌见苏希娇不愿重复,也没有追问,但脑海中却有些难以置信的回忆着刚才女人的嘴形,从刚才苏希娇的嘴形来判断,她应该说的是这样一句话。

  「那你会射我吗?」

  短暂的迷情过后,下午时分,雷斌按照王方生前口述的地理位置,终于找到了那个发现豹韬卫斥候尸体的村落。此时虽然己方人多势众,但雷斌还是很谨慎地处理着所有的计划,他先是让尉迟义进在村子周围探查了一遍,才小心翼翼地走进了村子。

  这个村子显然是在很多年前的战火中遭到过摧残,到处都是断壁残垣,墙壁的断裂处被风沙侵蚀,已经看得出是多年前的痕迹了。苏希娇拔剑在手跟在雷斌的身后,警惕地走进了一个废弃的大房屋。

  「应该就是这里了。」雷斌说道:「这里应该就是王方所说的,发现斥候尸体的地方。」

  虽然已经被损坏多年,但依然可以从残留的痕迹判断出,这个屋子应该曾经是一个遗弃的神庙。在周围的墙壁上,有着残留的用各色涂料化成的图案痕迹。而房屋中央,还有一具供奉着的神祗的残像。

  「仔细检查一下周围,看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雷斌警惕的指挥着众人的行动。苏希娇仔细的看着墙上那些有些光怪陆离的图案,似乎上面讲述着一个古老的人群。奇怪的是他们虽然是辽人一样的打扮,却是以农耕为生。而且不光如此,上面还有类似水车一样的中原事物。

  「庄主,快来看这里。」苏玉蓉的一名手下突然叫了起来。在他所指的那个墙角,雷斌和苏希娇见到了一个这几天他们都一直在思考的图案,奇花宫的标志。虽然那个图案已经有些破损,但依然看得出这是他们苦苦寻找的线索。

  难倒这里是奇花宫的什么地方吗?苏希娇心理嘀咕着,然而同时她也发现,这个图案的破损程度并不如那些墙上的壁画,看情形这个图案应该是后来人画的。难道说在那次火灾之后,这里还有过人逗留?而这些人,和那些白衣人,是不是同一拨人,而韩君麒在这整个案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诸多的疑点,同时用上苏希娇的心头。

  「雷庄主,我有个不太好的预感。」苏希娇对雷斌说道:「之前我们说过,虽然我们的行走路线是绝密,但我们要来这西灵山中寻找上次斥候的踪迹的行动却是被韩君麒知道的。我们之前也怀疑,黑风骑的袭击也是从韩君麒那里获得的消息,可我们一进西灵山,至今一直没有发现黑风骑的踪迹,这是为何?」
  「这也是我刚才在思索的地方,」雷斌说道:「我们从落马镇逃出来,到归雁镇和大部队汇合,再到今日我们来到西灵山中。那一支神出鬼没,如影随形的辽人部队,竟然就像是在人间蒸发了一样。如果他们袭击我们,是知悉了我们此行的目的,想要阻止我们的话,那这废弃村落的死亡现场,他们定然会派重兵把手,然而…」雷斌一边说话,一边拿起了一块石头,似乎有些发泄的一样,扔在了墙上,激起了一阵尘土,然后说道:「这里的一切都太安静了,安静的像是没有任何事发生一样。」

  突然,从屋外传来了一声细微的响动。虽然这声音很细微,但在场的都是高手,这一下逃自然不过大家的耳朵。

  「什么人?」守在门口的孙玉蓉一个箭步闪了出去,见远处的村落边上有人头闪动,立即飞速纵起轻功朝着那个人跳去。当众人跟着跑出来时,她已经挡住了那个人的去路。

  不过让众人意外的是,眼前这个人看上去却并不是个危险的人。一个发须斑白,背着竹篓的老头,一脸惊慌地看着眼前这个就像是鬼魅一样闪烁而来的孙玉蓉。

  「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孙玉蓉的话刚出口,众人却在她背后笑了一笑。孙玉蓉疑惑地看了众人一眼,这才意识到那个老头应该是辽人,自己用汉话语言去出口想问,自然是闹了个笑话。

  但没想到的是,那个老头竟然开口用汉话说到:「我是这里的村民,今天路过这里采药,看见这里又来了人,便偷偷看了一眼。」

  这一下,轮到众人吃惊了,这个老头不光会汉话,竟然还说得不错。当下,尉迟义进立即客气地说道:「不知老丈怎么称呼,为何你身在辽国却会说汉话。」
  那个老头说道:「我叫乌勒,住在这后面的山里,我的妻子是汉人,所以我会说汉话。」

  见老头如此说道,而且看上去也不像是个探子,众人才松了口气。一直沉默的雷斌突然问道:「这位老丈,你刚才说,你因为这里又来了人,所以这才来看看。那这之前来过什么人吗?」

  乌勒笑了笑,说道:「这最近的奇怪事可真不少,这个村子已经荒废多年,一直杳无人烟。但最近这里尽然每隔一段时间就来一波人,先是一群白衣人,又是一群不知道干什么的商队,然后又是你们。而且你们每一波人都一样,别的地方不去,就在这个废弃的祠堂里面呆着。」

  听了乌勒的话,众人立即心中一震,乌勒说的三批人,显然就是那群神秘的白衣人,王方的小队,还有自己。于是苏希娇急忙问道:「那请问老丈,那一群白衣人来干什么的你知道吗?」

  乌勒尴尬地说:「你们这你一句,我一句的,叫我老头子怎么回答。」顿了顿,又笑着对有些尴尬的众人说道:「不过你们三拨人,是唯一一个和我说过话的,老头家就在这山的背后,你们这一行人看起来也累了,不如去老头子家里坐坐吧。」

  「我们这一行二十二人,还有诸多马匹,怎么敢叨扰老丈。」雷斌说的是事情,大多数辽人的家都不会太大,要容下它们这些人是很难的。

  没想到乌勒却说道:「没关系,老头子的屋子还是挺大的。」

  两柱香后,乌勒证明了自己所言非虚,他的房子不光大,而且大得让人惊讶。辽人是游牧民族,本不善建筑,但这乌勒的房子却建造等颇为别致。虽然同样是青石板建成,但这房子却加入了很多中原建筑的技法。奇怪的是,在这莫大的房子中,竟然只住着乌勒和他外出打猎未归的儿子。

  「真想不到,在这荒野郊外,竟有老丈的家里这样的去处,真可以说得上是驿路桃花,别有洞天啊。」雷斌由衷赞叹道。

  乌勒并没有问答,领着众人来到前厅,在大厅的中央,供奉着两张一男一女的画像。乌勒走到画像前,拿起辽人祭祀用的酒器,给两人的面前又补上了一点羊奶酒,然后恭谨地作了几个揖才回过头来,招呼着雷斌坐下,然后才说到:「几位远道而来,不知道可又愿意听听我的故事?」乌勒看着门外,似乎陷入了一阵遥远的沉思。

  「三十六年前,二十岁的我曾经还是辽国北边一个叫铎鲁的小部落的王子,但家兄继承了父汗的爵位后,便开始排挤我们几个兄弟。当时我有感人情冷暖,便选择只身离开了部落,在这西灵山中与飞禽走兽为伴。我住在这里,一直相安无事。但大约在三十年前吧,我突然发现,山的另外一头竟然来了一群白衣人,这些人中间有老有少,但看得出都不全是辽人。我本以为他们只是路过此地,没想到他们竟然开始在这里修建房屋庙宇,开垦农田,挖掘沟渠了。」

  「当时我虽然好奇,但因避世于此,本不想和他们有什么瓜葛,所以和他们一直也有打过照面。然而就在大概半年后吧,我外出打猎的时候,无意间救了一个被野狼袭击的那群人中间的一个女子。」乌勒说道:「当时她告诉我,自己是西边的一个名门望族的婢女,后来家中遇到变故,老爷被人杀死,夫人只能带着一众家眷逃到了这里。因为我相救的事情,我后来开始接触到了那群人。而这个女子,后来也成为了我的妻子。」

  「老丈,他们平时以什么营生?」雷斌心想,虽然从村落的遗迹来看,这里确实有开垦农田的痕迹。但这里是北寒之地,作物产量极低,这些人如果没有别的营生,定然难以生存。

  果然,乌勒说到:「具体我也不清楚,好像他们来的时候就有大量金银,所以也不愁生计。不过我妻子曾对我说过,他们这群人中有很多大夫,靠炼药就可以谋生。」

  一说起炼药,众人立即认真起来。

  「那么后来呢?」雷斌问道。

  「后来在她们夫人的同意下,我和妻子完婚了。而我这座宅子,也是当时在他们的帮助下修建的。」乌勒说起妻子的顾主,语气中自然有一阵眷恋之情。「成婚之后,妻子自然搬来和我一起住。结果没想到,也正是因为这个,让她躲避了一场大难。」

  「哦?」

  「那是在大概二十五年前,我半夜里只觉得心中有些异样,便起身想要出去走走。结果当我来到院子里的时候,竟然隐隐觉得村子那边有些异样的光芒。我一开始以为是失火了,所以急忙叫妻子一起翻过山头,单发现情况比我想象中还要糟糕。」

  乌勒的声音颤抖着说到:「当我们来到山村的时候,发现村中的一百多口人,已经全部死了,被割去了首级。」

  「这死法和齐良等人的死法一样,」众人心中均冒起这个念头。

  「当时的袭击者已经不见,我和我的妻子两人势单力薄,虽然想努力施救,只能看着大火慢慢吞噬掉村落。」

  「所以老丈并没有见过当时的袭击者?」雷斌问道。

  「没有,这些年,我的妻子一直想调查到底是谁袭击了村庄,但却一直没有得到任何的信息。此事成为了我妻子一辈子的心结,即使是在三年前她过世的时候,一直对这个事情念念不忘。」

  「那么当时的袭击中,村中可曾有过幸存者?」苏希娇突然问道。

  乌勒看了看苏希娇,突然说道:「也许有!」

  「也许有?」

  「我不确定,」乌勒说道:「就在后来,我们替众人收尸的时候,发现了一件事情。我们并没有找到夫人的女儿和小儿子的遗体,要知道,虽然当时众人的尸体被火损毁严重,难以辨认。但当时一个十岁的小女孩,一个五岁的小男孩,却是容易从身形中认出来的。」

  「这一对姐弟当时没有像你们寻求过帮助吗?」雷斌问道。

  「没有,这一切只是我妻子的猜测而已,说不定他们的尸体是被凶手带走了。」乌勒说到:「在那以后,这个村落就一直没来过人。偶尔有过往的客人,见这里已经被焚毁,也会立即离开。直到大约是四个月前吧,一群白衣人来到了这里。当时看着他们的白衣,我立即想起了当时妻子他们一群人,也是喜欢穿着白衣,所以心中暗暗觉得奇怪。但因为当时他们带着刀剑,所以我也不敢上前询问。」
  「他们在这里停留了多久呢?」

  「几乎有半个月吧,大概是那一群卖盐的商队来的头一天才离开。而那个卖盐的商队来了后,却并没有停留太久,他们好像焚烧了一些什么东西,然后就离开了」乌勒的话,印证了之前王方所说的事情。「

  「老丈,你说白衣人是在那个商队来到前一天才离开的的?」雷斌问道。
  「是啊。」

  「这么说来,这群白衣人是有意将他们引到这里来的?」苏希娇小声对雷斌说道。

  雷斌也是这个想法,轻轻点了点头,说道:「那群白衣人,老丈可看得真切?」
  乌勒摇了摇头,说道:「他们手中拿着兵刃,所以我也不敢上前查看,只是在远处看了看而已。不过我发现,他们中间有两个人,长得非常相像,而且听别人叫他们也是用的汉话,好像叫什么武先生。」

  「武通南,武通北!」到这里,众人才得到这条最重要的消息。雷斌一直好奇万柳山庄的这两兄弟为什么对龙虎草的交易这么在意,看来他们竟然是是和那群白衣人一起的。

  「庄主,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孙玉蓉问道。

  雷斌想了想,当即立断道:「立即启程,连夜赶回枫回镇,我要亲自去调查这一对在背后搞鬼的兄弟。」

  「庄主,要不要先飞鸽传书山庄,让他们派更多的人来支援?」尉迟义进行事依然稳健。却没想到雷斌说道:「不必了,当年我单枪匹马都不怕他们,何况现在。我们兵贵神速,叫大家停止休息,我们立即启程。」

  从乌勒的家里出来,已经是傍晚时分。但此时心事重重的众人没有一个说累,等到夜深降临时,他们已经出了西灵山了。为了节约时间,他们并没有在刚在的镇店停留,荒野之外,雷斌叫众人升起篝火,原地休息几个时辰。

  山里的夜晚湿气很重,不习惯这种潮湿天气的苏希娇躺在仅有的一个帐篷里却睡不着。雷斌此时就在帐篷之外,靠着一颗大树和衣休息着。到此时,苏希娇才知道雷斌那次连夜奔袭几个门派是怎么做到的。看来这个人真是个铁人,自己在他身边,竟然也不觉得倦怠。

  「钉铃,」黑暗的夜空中,突然传来了一声细微的声响,就好像是一根绣花针掉在了地上一样轻。但此时万籁俱寂,而习武之人又六识敏锐,苏希娇立即注意到了这一生声音。此时疲惫的众人皆在酣睡之中,于是她立即摸到了身边的长剑,想要去过看看。

  然而这时,帐篷外却飘过了一个更加迅疾的身形。雷斌就像是一阵轻风拂过一样,毫无声响地往那一声声响跑去。以前苏希娇只是见过雷斌出手攻击黑风骑,但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对方在不用照顾自己的速度的情况下施展他那惊世骇俗的轻功。真可以说是如急风过境却又片叶不沾身。所以当苏希娇来到帐篷外的时候,雷斌已经身在十几丈外了。

  果然有情况,一出了帐篷,苏希娇就看见雷斌正在追赶一个灰色的影子消失在了山林里。论武功,她无论如何也比不上雷斌,不过好在她还有一匹颇为神骏的好马。苏希娇骑上那匹白马,在大山的山路上飞速追赶着二人,但若说这雷斌这出自霍青玉亲传的轻功已经是惊世骇俗,那么那个灰影的轻功更是出人意料的快,就像是鬼魅一样在山间穿梭着。

  山路崎岖,这马跑起来始终不如人来的灵活,苏希娇一开始距离二人尚且只有三十丈远,但两人和她的距离竟然拉得越来越大,跑着跑着,苏希娇竟然丢失了对方的目标。

  没有办法,苏希娇只好顺着两人的踪迹追去,此时月光如水,透过树林将周围的路照得透亮。也不知跑了多久,白马终于累了,速度慢慢降了下来。周围的一切,都安静的可怕,只有树叶在中风摇晃的沙沙作响。苏希娇警惕地把剑在手,注意着周围的一切。

  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了自己的身旁,苏希娇心中一惊,急忙仗剑在手,作出了个防御的架势。却听见黑暗中,雷斌突然笑了笑说到:「这么紧张干嘛?」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苏希娇这才松了口气,急忙问到:「追到了吗?」
  雷斌没有回答,却点了点头。

  苏希娇喜出望外,急忙说道:「是什么人知道吗?」

  雷斌看了看苏希娇,说出了两个字:「张康。」

  「张康?」苏希娇大惊,自那日张康从百草山庄逃出来起,便在人间蒸发一样销声匿迹,虽然百草山庄和周围的刑狱司都在追捕此人,但一直没有结果。但没想到的是,此时他竟然在这里现身,而且还是主动找上门一般。

  「那此时他人呢?」

  「走了。」

  「走了?」

  「对,走了。」

  「你为什么放他走。」苏希娇明白,无论张康武功再高,但只要被雷斌追上,就再也不会有第二次从他手下逃生的机会了。

  「因为他的举动。」雷斌说道。

  「他给你说了什么?」

  「他什么也没说,但他给了我这个。」雷斌的手伸了出来,里面有一个碧绿的药瓶。

  「这是什么?」苏希娇问道。

  「龙虎丸。」

  这便是那个豹韬卫秘密采购的药物,因为双方的协定,在制药成功后,百草山庄需要全数发往军中,所以这还是第一次苏希娇见到这药物的真面目。

  「他给你龙虎丸是什么意思?」

  雷斌摇了摇头,说:「目前不知道,但我想,这东西定然和我们做的事情有十分重要的关系,这才让他犯险来送给我。」雷斌想了想,突然说道:「夫人,明日我让三个随从护送你返回定州。我心中隐隐有些预感,此时我们正被困在一张巨网的中央。这一次的枫回镇的行动,我觉得会十分凶险,我恐怕无法保证你的绝对安全,所以你还是先行返回定州吧。」

  雷斌的话,突然让苏希娇一阵感动,心中热血上涌,小声却坚定说道:「这一路都走到这里了,我怎么能离你而去。如果我走了,你如果毒发怎么办?你不要说了,我主意已定。」说罢,拉了拉马缰绳,调转白马就要往回走去。

  「喂,你还打算自己跑回去吗?」苏希娇突然笑着对身后的雷斌说道。
  再一次在野外的夜晚两人独处,而此时两人已经是共骑在一批马上。苏希娇虽然努力避免自己不像是被雷斌抱在怀中,但还是无法躲开自己的脊背在男人的胸前轻轻摩擦着。

  雷斌的呼吸,正轻轻喷在苏希娇的耳朵上,暖暖的,竟然让苏希娇觉得时分的舒服。自从上次两人塔木河边偷偷越过道德的禁锢之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过任何显得亲密的举动。但午夜梦回,夜深人静的时候,苏希娇心中的悸动却也越发强烈,此时她和雷斌就像是一对情侣一样共骑在一批马上,一颗心又慢慢泛起涟漪。

  雷斌的呼吸越发的灼热,突然放肆的伸过手,轻轻握住在苏希娇的一只有些颤抖的手上。「夫人,雷某身体有些难受。」雷斌的话,让苏希娇突然想起,此时雷斌距离上次排毒也已经有三天了,便问道:「之前不是叫庄主,晚上不要忘记自己排毒么?」

  雷斌却笑了笑说到:「雷某的确尝试过,但这几日,雷某欲念太甚,虽然强行镇压,但刚才这十里山路的追逐,让我气血翻涌,于是又难以控制心中的欲火了。」这是雷斌第一次这样赤裸裸地说话,俏脸娇红的苏希娇知道,雷斌所说的这几日欲念太甚的意思,害羞地不做声,只是将手伸到了背后,轻轻扣住了雷斌的脉搏,果然脉搏的跳动又是强烈无比。而更要命的是此时,雷斌那火热硕大的下体,竟然已经满满苏醒,轻轻点在自己的后臀,让自己感受着那里的坚硬。
  「夫人,我想看看上一次的样子。」这是雷斌第一次放肆的表达自己的欲望。苏希娇心中一阵震荡。倘若说那晚的裸露只是一次慰藉,那她此时的心里万万不会如此的惊慌。

  禁忌的枷锁,这几天在两人之间难以抑制的情火的烤灼下,越来越变得纤细。倘若此时两人不是独处,倘若周围的一切又不是这般万籁俱静,倘若此时她的心也不曾荡漾,苏希娇定然会不理会雷斌。但此时,当月光给周围的山林蒙上一层蔚蓝色的薄纱的时候,苏希娇突然觉得自己和雷斌之间,就像是圣洁的连接体一样,被紧紧的束缚在一起。

  也许是因为前途的危险,苏希娇突然不想让雷斌失望,低下头声若蚊蝇的说道:「那庄主坐好,等下克制一些,不要欺负希娇。」这是她第一次在雷斌面前自称希娇,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身手去解开自己腰间的衣带。

  月光下的山间小径,一切透亮,尤其是洁白如雪的飞霜的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苏希娇此时再次在雷斌面前脱去了上衣,抱着仅有的已经解开衣带的内衣,羞涩地趴在飞霜的脖子后。

  这一次,雷斌不在只是远远看着,他就在苏希娇的背后,一只手飞速套弄着自己火热的下体,而另外一只手,开始放肆地在苏希娇的背上抚摸着。

  苏希娇没有拒绝男人坚硬而有力的爱抚,火热的掌心的每一次抚摸就像是用毛巾在擦拭自己身体一样。此时苏希娇只觉得大脑中一片空白,但双腿,却清晰地感受着雷斌因为套弄自己下体而带来的有节奏的震动。

  雷斌充满爱怜地抚摸着苏希娇的每一寸背部肌肤,从脖颈,到肩胛,再到细腻的腰肢,就像是在把玩一件十分衬手的玉器一样,苏希娇在雷斌的抚摸下,只觉得口干舌燥,心中也是浴火高涨。

  一阵温柔的爱抚后,雷斌的手已经按在了苏希娇的肩膀上,然后微微一用力。苏希娇知道雷斌的意思,虽然羞涩,但还是顺从地坐起了身子,慢慢倚偎在了雷斌坚实的怀里。

  男人的气息再一次让苏希娇陶醉,苏希娇赤裸的肌肤感受着男人同样快速的心跳。而更要命的是,此时雷斌竟然放肆地将自己的阳具抵在自己的腰肢的肌肤上摩擦着。火热的下体,此时就像是一把利剑一样不断直刺女人的心头。

  「夫人,都这样了,你还不肯给我看下吗?」雷斌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
  苏希娇知道,男人觊觎着自己努力用内衣保护着的美好的双乳,当下心中羞涩,环在胸前的双手又却紧了紧。就在这时,雷斌却伸过来抚摸着她光滑平台的腹部的手,抓着她的手腕,用力往一旁分开。

  男人的手很有劲,让苏希娇难以抵挡。其实她那里抵挡不了这股力道,也许在她的内心,她只是想男人更主动一点。

  终于,苏希娇的双手慢慢被分开了。终于,高耸圆润的双乳,带着月光的洁白,暴露在了空气中。终于,这个陌生的男人,让苏希娇毫无保留地向对方展示了自己绝世无双的美乳。

  而就在几乎相同的时候,雷斌的一只手已经毫不犹豫地握住了苏希娇的胸部揉捏起来,这一次,苏希娇虽然双手掰住男人的手,但其实已经放弃了抵抗。男人的大手几乎让她的玉乳的肌肤融化,自己的玉乳在男人的爱抚下不断变形。
  情迷意乱的女人,主动回过了头,终于向着这个让自己春心荡漾的男人,送上了自己的热吻。这一段吻,让苏希娇感受着前所未有的激烈,当男人的舌头尝试分开她的牙齿的时候,她立即伸出一条娇舌回应着男人的热情。

  两人紧紧的吻在一起,而男人的手,也几乎肆无忌惮地摸遍了除了下身之外的苏希娇的每一寸肌肤。转过最后一个山头,就是众人驻扎的地方,但两人默契地让白马停留在了原地的一个小树林里。

  马背上的激情已经进入了尾声,雷斌将苏希娇按在了马背上,自己几乎就要骑在她身上一样亚着苏希娇,胯下的两颗肉丸也开始摩擦着女人微微露出的娇臀。
  虽然没有大胆的转过身来,但苏希娇却弓着身子,这让男人可以更好地揉捏她的双乳。雷斌手上的动作已经是越来越快,苏希娇知道,男人已经箭在弦上了。
  就在这时,苏希娇突然反手握住了男人的下体。这一下变化连雷斌的没预料到,但雷斌立即明白,一把抱起苏希娇,双手肆无忌惮地同时在她胸前摸索着,而苏希娇的手,顺从地捏着男人的下体套弄了起来。

  这几下的动作虽然生涩,但却给本来就要泄身的男人进一步的刺激。火热的阳具一阵跳动后,突然一股灼热的阳精喷射而出。男人心念一动,把苏希娇往前一推,扶着女人的香肩,将灼热的阳精全部浇在了女人光滑洁白的脊背上。灼热的阳精点点滴滴地落在苏希娇的脊背上,留下了如同画作般的美好。
   1.jpg (96.92 KB)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3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