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 【淫命毒生】03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3dd.com 加入收藏夹!


        第三章、假如生活是个梦魇,要如何去面对
  凌晨,我从座椅上醒来,鸡巴上还挂着的擦精液的抽纸,前一晚我打过手枪
就这么坐在椅子上睡了一晚。从N城返回的这些天我常常被宝莹的事所困扰,有
时一闭上眼就看到宝莹只穿着一件风衣走在街上。我已经连续几天没有办法好好
入睡,我甚至发明了利用自慰促进睡眠的方法。
  缺乏睡眠的折磨,让我已经开始精神恍惚,今天魂不守舍的我在实验室连续
出了几个错。导师甚至不得不和我说让我先休息几天。今天R大这里风很大,天
空万里无云,从实验室出来,正午的阳光刺得我心烦意乱。
  坐进车里,我突然发现一个像宝莹的背影出现在我们学校的停车场里,她穿
的正是宝莹平时穿的那件风衣。
  我本以为自己眼花了,可是这时候我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我低头一看正是
宝莹打来的。我再抬头一看,那个背影也正在打电话。
  我刚想把电话接起来,这个背影突然转过了身,她正是宝莹。她的风衣没有
系釦子,此时中门大开,内里一览无余——再没有任何的衣物,只有宝莹丰腴的
胴体。现在宝莹的浑身上下只有一件风衣和一双高跟鞋再加手中的手机。
  被宝莹的穿着惊呆的我,这时完全脑子宕机,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接她的电话,
突然一辆学校的警车冲进了停车场。从车上下来一个大老黑校警,冲着宝莹喊道:
「RUPD!Showmeyourhands,madam!(R大校警!举
起手来,女士)」
  「AndI' llsearchyouforweapansanduna
uthorizeddevices。(我怀疑你有武器或者非法物品,请你配
合搜身)」,说着大老黑校警就向宝莹走了过去。但是宝莹完全没有配合黑校警
的意思,反而想甩开黑校警抓她的手。
  结果她高度夸张的高跟鞋狠狠的出卖了她,因为甩手的动作过大,她一个站
立不稳摔倒在黑校警脚下,更夸张的是她唯一掩体用的风衣在争执中被黑校警扯
掉了:为了控制住宝莹,他抓住了风衣的袖子,因为风衣没系釦子,当宝莹跌倒
的时候风衣还被抓在大老黑手里。而此时,我亲爱的宝莹,除了那一双恨天高的
高跟鞋已经身无寸缕。
  黑校警被宝莹的反抗惹恼,根本不顾宝莹的感受,扔掉她的风衣,一把提起
了跌坐在地上的宝莹,像拎小鸡一样把宝莹拽到警车前,然后反扣她的双手用手
铐铐住。
  这一连串的变故,其实发生在极短的时间里,当宝莹被赤身裸体的按在警车
前盖上的时候,周围围观的学生里竟然有人吹起了口哨,紧接着就是一片哄笑。
  宝莹也惊呼着:「You,nigger!Youhurtme。What
areyoudoing!(你这黑鬼!你弄疼我了。你在做什么!)」听到宝
莹称呼校警为「黑鬼」,一群围观的人再次起哄。黑校警也被宝莹这话激怒。
  「You,youlittleyellowracist,howdar
eyousaythat?(你这个种族主义的小黄皮,你怎么敢这么说)」说
着黑校警抽出警棍狠狠的抽了宝莹屁股一下,在她雪白的屁股上留下了一道殷红
的印记。宝莹被打的尖叫了一声,引得人群再次哄笑起来。
  这时一个学生模样的白人小子跳过来,对着黑校警说:「Yoman,yo
u' dbetterdothoroughsearches。Makesur
ethisinsanebitchcannotbedangerousto
othershere。(伙计,你最好做一个彻底的搜查,确保这个贱人不会
对别人造成威胁)」说着这个白人小子还特意猥琐的蜷起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形
成一个圆圈,用另一只手的食指在圆圈里做进进出出的手势。
  黑校警没好气看了他一眼,然后略有玩味的说:「OfcourseI' l
ldoathoroughsearchforthischinkbitch。
Andyou,son,fuckoff。(我当然会对这个中国贱人做个彻底
的搜查,不过你,小子,快滚开)」说着黑校警竟然真的探出右手的食指和中指
向宝莹的肉穴伸去。当宝莹感觉到自己的阴道被侵犯的时候,她开始惊慌的叫喊,
身体也不停的挣扎。
  但是双手被反剪着铐住的宝莹再怎么挣扎也摆脱不了黑校警的控制,黑校警
用警棍又恶狠狠的抽了宝莹的屁股一下,对她说:「shutup,bitch。
(闭嘴,贱人)」但是黑校警粗鲁的抠弄宝莹的下身,让她完全失控,哪怕体罚
也止不住她的哭喊。
  黑校警抽打了宝莹几下,非但没有止住她的挣扎,还吓得宝莹叫得更大声啦。
最后黑校警竟然像给大牲畜带口嚼子一样把警棍横着塞在宝莹嘴里,逼她咬住,
这才止住了宝莹的哭喊。
  控制住宝莹之后,黑校警更加肆意的抠弄起她的下体,他的手隐没在宝莹的
两腿之间,看不清手指具体的动作,但是从他手臂夸张的上下摇动的幅度看,一
定非常的粗暴。只见宝莹雪白的肉体在警车前盖上做着无声的挣扎。
  她的挣扎反倒激起了黑校警的哈哈大笑,他举起沾满宝莹淫水的手指,彷彿
郑重其事的宣布一样说:「It' sclear。Nothing,butwa
ter。(很安全。没什么,只有水)」
  黑校警这种侮辱式的宣布激起了围观人又一次的哄笑高潮,在起哄和口哨声
中,突然有一个人尖叫着:「Fuckher(肏她)」。人群被这声尖叫打断
了大概一秒钟,然后起哄声再起,一起叫着:「Fuckher,fuckhe
r,fuckher,……(肏她,肏她,肏她,……)」被人群感染的大老黑
校警,竟然真的开始解腰带了。
  刚刚目睹宝莹被侮辱的我,这才从大脑宕机中反应过来,被黑校警的鸡巴插
入宝莹那本属於我的阴道,这绝对不可以。我冲下车对着黑校警大喊:「Sto
p。Icalled911。(住手,我报警了)」其实在下车之前我已经打了
911。
  这时黑校警肩头的步话机也确实响了起来,黑校警听到呼叫后,回答:「C
opy,RUPDNo。30678,I' mjusthere。Over。
(收到,R大警员30678 .我就在现场呢,结束。)」步话机又响了一会,
黑校警回答道:「Yes,Ihavehandledthissituati
on。Over。(是的,我已经处理了这事了,结束)」
  之后黑校警就挂断了步话机,回头冲着我冷笑说:「Kid,yourea
llyhaveguts。Butatleastyoushouldknow
righthereI' mjustthefuckinghell911。
(小子,你有种啊,不过至少你该明白,在这我就是他妈的警察。)」围观的人
被黑校警的恶言恶语所鼓动,有两个傢伙居然走过来把我往后架走,不让我妨碍
黑校警。
  此时黑校警完全解开了他挂满手铐电击器手枪的腰带,把裤子一脱到底褪到
脚下,亮出了他纯黑色的巨炮。
  这个大老黑的size恐怕在黑人里也是超标的,他一亮出傢伙,全场就都
倒吸了一口冷气,紧接着就爆发出了更狂热的起哄声。在众人欢呼和催促声中,
黑校警往前一步就把他爆着青筋的大黑炮尽根没入了宝莹的股间。
  宝莹被这一刺,挣扎的前所未有的激烈,可她的身子被死死的夹在警车和黑
校警的裆部之间,任宝莹再如何激烈的挣扎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松动。宝莹的挣扎
反而让黑校警格外受用,他的大黑屁股竟然不自觉的抖了三抖,然后他才像有所
品味似的向后缓缓的抽着腰身。就这一进一出之间,他的大黑炮上就彻底的涂满
了润滑的淫水,在刺眼的阳光照射下,宝莹那晶莹剔透的淫水反射出了淫靡的光。
  黑校警煞有介事的对着人群一板一眼的宣佈道:「Tight,andwe
t。(又紧又湿)」人群立刻爆发出一阵阵欢呼。
  「Hooray,hooray,……hooray,……(板载,板载,
……板载……)」伴着人群有节奏的欢呼,黑校警也按着节奏用他的大黑鸡巴对
宝莹做重炮轰击。渐渐地在黑校警暴力奸淫下的宝莹不再挣扎,彷彿一片精心炮
制的河豚寿司被摆在铁质的鱼盘中一样,就那么软软的摊在黑校警的身下。
  这时被人架着的我看见围观的人里有个傢伙去拿宝莹掉在地上的风衣,我对
着他大吼:「Don' ttouchherstaff。(别动她东西)」可能
因为我吼的太过突然,不仅那个拿风衣的傢伙被我吓到,连人群的起哄声都被我
打断,黑校警先是诧异的回过头盯着我看,可是几秒之后他黝黑的脸上露出了怪
异的微笑。在这短暂的安静之中,我超常灵敏的听觉也彷彿听见了「咕叽咕叽」
的声音。
  黑校警低头看了看,咧着嘴笑了起来。原来就在黑校警刚刚被我的吼叫打断
之后,宝莹竟然自己扭动起她丰腴的臀部,在黑校警的鸡巴上主动套弄起来。刚
才的咕叽声音正是她主动扭臀发出的水声。
  由於黑校警的黑炮尺寸太过夸张,主动的宝莹在前后扭动屁股的时候,被那
大黑炮撑得她臀缝都一开一合的。
  宝莹这从被动奸淫到主动配合的转变,让黑校警也很意外,他试着抽出了塞
在宝莹嘴巴里的警棍,宝莹气若游丝的喃喃道:「Please,don' ts
top。I' mcuming,don' tstop。Fuckme,I' mc
uming。(求求你,不要停,我要来了,不要停。肏我,我要来了)」听到
宝莹这么淫荡的求欢,黑校警彷彿一个冠军似的高举着双臂嚎叫起来,围观的人
也报以更大的欢呼。
  黑校警用更疯狂的速度抽插着宝莹娇嫩的小肉穴,起初她还有着语无伦次的
求欢,到后来就只剩宝莹单薄无力却又异常高亢的呻吟声。渐渐地宝莹连呻吟的
声音都若有若无啦,黑校警反倒不耐她被奸淫时全无回应,居然又用警棍狠狠的
抽打了一下宝莹的屁股。
  疼痛让宝莹尖叫了一声,黑校警这才又心满意足。接下来黑校警用一只大手
死死的按住宝莹的腰把她压在警车上,在疯狂肏干宝莹肉穴的时候还同时用另一
只手拿警棍抽打宝莹的屁股。
  围观人的「Hooray」声,宝莹的哀嚎声还有她和黑校警俩肉体的撞击
声完全交织在一起,整个混杂的声音刺激得我精神恍惚。这个施暴的过程不知持
续了多久,当黑校警发泄完他的兽欲,松开宝莹的时候,我的宝贝早被折磨的不
成人形。
  之前拿宝莹风衣的那个傢伙,甚至从她风衣的口袋里掏出了手机,还兴奋的
大叫着:「Herrecentcallnames 'Hubby'.Lethe
rdearhubbyknowhissweetiswhatachinks
lut。(她联系电话里第一个就叫' 老公' ,咱们让她的亲亲老公知道知道他
的甜心小可爱是个什么样的中国婊子)」这个猥琐的白人学生举着宝莹的手机开
始从头到脚对着她大拍特写,一遍他还意犹未尽,竟然又从脚到头又拍了一遍。
  已经黑校警蹂躏的失神的宝莹就那么背靠着警车瘫坐在地上,一股白浆自她
岔开的两腿间汩汩流出,面对白人学生的羞辱看起来已然完全没有了一点反应,
只是如果仔细的倾吐彷彿宝莹还在口中喃喃的念叨着:「No,please。
No,please。No,please……(求求你不要,求求你不要,求
求你不要。……)」。
  拍了两遍宝莹裸体的白人学生心满意足的收起她的手机开始操作起来,然后
他大声宣布:「Herewego。(走你。)」这个白人学生刚刚羞辱了宝莹,
现在他的这声宣布彷彿又是对我的审判。他一旦发送了这段视频,很快我的手机
就会响起,到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我美丽的妻子宝莹在我的面前被人当众强
奸了。
  就会无法接受的恐惧驱动着我阻止这个垃圾白人学生,我咆哮着「No」,
开始疯狂的挣脱阻拦我的人,由於用力过猛,在甩开一个人手臂的时候我也摔倒
被撞到了头。
  「嘀嘀噔」的电话提示音响起,我一身冷汗的挣紮起身,但是没有抓着我的
人,没有围观的人,没有黑校警,也没有宝莹。我还坐在车里的驾驶位上,刚刚
只是一个噩梦。提示音是因为宝莹发来了短信,她问我给她打电话做什么,接通
了又不讲话。
  我翻看手机记录才发现刚刚我确实给宝莹打了一个电话,可能是迷迷糊糊睡
着之前误触了拨打电话,然后我就睡着了。
  也许正是宝莹在电话里的声音引导了我进入那样的噩梦。可是为什么我现在
会在脑海里开始构造这样的情景呢?
  生活,你真是噩梦吗?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3dd.com 加入收藏夹!